Wednesday, 24 July 2013

  • 過山車




    有人說一段愛情之中最難忘的時刻就是開始之前的曖昧時光,我同意。我會用坐過山車來形容那段時間,我是坐過山車的人,你就是不斷架起路軌的人。過山車會因為路軌或升高或降下,正如我的喜與
    悲也會因你的舉動而改變

    當初,是我先表白的。我知道我們一早已經超出了友誼,而你沒有即時給我答覆。從此,過山車之旅就開始了,我是惟一的乘客,在你心外面不斷遊走。

    過出車的開端是緩緩上升的。與你交談的機會多了,談的再不只是學業,談多喜好﹑理想。有時我更會陪你步行上學。我為可以了解你更多而感到榮幸,而我覺得能夠站在你身旁一起走的感覺很棒,就像跟大家宣佈,你是屬於我的一樣。我覺得,我們的關係是一步一步地提升。 

    但上升到某個高度,就要預備好往下摔的準備。有好幾天我找你你都沒有理會我,朋友都勸要我忍耐。但每一次在通訊錄看到你的名字,我都有衝動想問你為什麼要不理會我,但我每一次都好好按捺住。那種上上落落、想找又不可找的糾葛心情,就好比從過山車的最高點直衝到最低點。

    幸好否極泰來是坐過山車的特點。幾天以後的晚上,我上過補習班後故意途經你家,希望會剛巧遇到練完跑的你。你竟wtsapp我說你從樓上看到我的身影,問我有沒有興趣跟你吃甜品。我二話不說,連聲叫好。你說十五分鐘之後在便利店見面。我連忙找間快餐店,上洗手間整理儀容,希望不會被你看到我任何不好的一面。我準時到達便利店等候你,緊握著電話,怕有任何差池。那種緊張的心情,就宛如有千輛過山車輾過我的心房。

    終於,你出現了。我第一次覺得你的笑容是那麼陽光,能夠安撫坐立不安的我。你先開口,說:「其實甜品店已經關門,不如隨便逛逛,吹吹風,好嗎?」我含笑點頭。

    我們倆什麼都沒有說,只是不時對望。但我還是先說:「今天天氣很熱,四肢也是黏黏的。」你說:「不要緊,你已經黏了我一整晚。」說畢,你就拖著我的手。

    終於,這一晚你再沒有架起路軌,過山車旅程完結了,我墜了車,一墜就墜進你心頭,笑著亡命。

Who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