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0 March 2013

  • 《抉擇》



    頭一次犯錯,也許是不幸。第二次犯錯,也許是愚蠢。第三次或以上犯錯,便是活該。明知道會受傷還固執下去的不算有勇氣,勇敢是無論誰反對也堅決支持對的事。悵恨始終沒好處,所以我一直嘗試忍痛原諒來釋懷,這應該是件對的事,可是,太不容易了,原來我還不夠剛強去面對摧毀我童年的人。

    兒童的依賴性都很強,他們相信「大人的話都是對的」,然而成年人對小孩的威嚴亦使他們懼怕得不敢告狀,可是,我能告訴誰?而且,我渴求愛與存在感,所以,在求救無效的情況下,只能束手就范。我的無助造就了我心底的懦弱,為我帶來了扭曲的愛情和家庭觀。不過,我仍努力追隨幸福,因為還有一條漫長的路要走。沒放棄存活,功勞終究要給我父親,所以你看我的專頁裡常出現關於他的文章。

    讀到這裡,你便豐富了你的幻想力。你不斷從各種電影情節裡尋找那些虐兒、強暴、誘姦等片段,然後渴望我的遭遇更離奇和悲慘,最好是死裡逃生般驚險。這種想法很正常,可是我沒有被賣到山寨地區當童養媳,被強姦、虐待、強逼生育後再逃回香港。

    誰都有起伏,每家都有難唸的經,所以說出來,你不會懂,何況你幫不了我。

    有時過於感性,說出心底話時, 遇到一些自以為經歷非凡的人,以自身悲慘的經歷來安慰我,或說出許多先天性疾病及後天意外的後遺症來暗示我的幸運,甚至以第三世界的戰亂、愛滋病病率及飢荒來讓我知道自己很好。照這樣的邏輯推斷,只要我沒患唐氏綜合症,又不是住在難民營便應該感到快樂。可是,痛楚是拿來作比較的嗎?就算你了解我的困難,你也不會悲慟。所以,讀者在《感情疑難雜症意見箱》中發問時,我能輕易說出許多自己辦不到的各種解決方法。畢竟你問我,也是想再次肯定自己該做卻做不到的事。理智的話畢竟比甜言蜜語更易說出口,所以並非我太理性,而是我不同情我無法感同身受的事,然而,世上無感同身受。

    為了快樂,我不再接觸傷害我的人。可是,每每不自覺提起她,心情便複雜起來──憤怒亦恐懼,總忍不住哭。於是,任旁人指責,我也與她斷絕聯絡。好不容易,適應了好幾年平淡的幸福日子,在自卑上蓋了一層薄自尊,然後最近就忽然收到消息,她的事只有我有能力救援,我該伸出援手嗎?若因此而再次受傷,便是第三次或以上犯錯,即是活該。雖然有些曾經,她待我好,但帶給我的陰影確實難以磨滅,對她心軟會否太悲哀?如今連提起她的名字也不禁發顫,卻因心軟而自討沒趣又是否太仁慈?寫到這裡,我打了個冷顫。

    明知道會受傷還固執下去的不算有勇氣,勇敢是無論誰反對也堅決支持對的事。悵恨始終沒好處,所以我一直嘗試忍痛原諒來釋懷,這應該是件對的事,可是,太不容易了,原來我還不夠剛強去面對摧毀我童年的人。 



    筆者:葵倩鈴
    Facebook Page:www.facebook.com/kwaisinling/

    Image Source

     

About the Author

  • kwaisinling@xanga
    • From: kwaisinling@xanga
    • Name: 葵倩鈴
    • About Me: 「葵」指向日葵。向日葵又名望日蓮,花語為光輝、高傲、忠誠、愛慕。它給予最沉默的愛,勇敢地追隨渴求的幸福。 「倩」取於本名其中一字。 「鈴」指古代銅制樂器,形體似鐘。搖晃時發出清脆響亮之聲,短暫卻難以忘懷,如生活中日常瑣事所烙下的記憶。
    Stats: This Week All Time
    Posts: 0 25
    View all posts by kwaisinling@xanga

Who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