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02 February 2013

  • 《活在叮噹下》


    中午,正在裝扮的時候,一不小心將耳環脫手。

    銀針頂端為深藍色玻璃珠的耳環落在地上的一刻,佻脫地在地上反彈跳了一下, 然後滾到床下。

     

    她內心說了句糟糕,然後掀起淡黃色碎花床單。

    一張剛化好妝,仍淡淡地散發出彩妝用品香味的臉,幾乎貼在冰涼的地版上。

     

    往床下看去。

    漆黑的一片中隱約看出他那部擺放在床下橫躺著的單車。

     

    她把單車拉出來伸手在地上摸索著

     

    平日她總帶點責怪地跟他說將單車放在床下是很奇怪的行為應該擺放一些日常不太用到的東西在那裡

    而這刻她慶幸他把單車放在這裡讓死氣沉沉的床下空間多帶點活動生氣否則現在她的手伸進去定會沾上不少灰塵

     

    然而來回摸索了幾遍也找不到耳環她便拿出手機啟動了電筒功能向黑暗照去

     

    亮白而帶點迷離的光在床下的長方形空間裡散開她立刻搜尋到玻璃珠耳環

     

    同時她看見了耳環旁的一支油墨筆還有床板背面的塗鴉

     

    她生氣地說:「搬運的時候都沒有發現那些人怎可以在別人的家具上亂寫字?」

     

    床下的空間頗大可以容許她整個身體爬進去

    當她把半個身軀沒入床下的黑暗拾回耳環的同時她將手機發出的光源撥向床板

     

    黑色粗實的線條在光線下反映出點電黃綠色的油墨質料

    如孩童繪畫的粗糙手筆畫出一個長方形框線框線內是兩道斜線中央靠右部份為一個小圓圈

    再往右伸延是以油墨筆筆鋒較尖細一頭描繪倒轉了的字形成的草如糖果造型的花朵還有一圈圈構成的白雲發光的黑色太陽

     

    她看著這畫面立即想起了卡通漫畫的可愛場景

    隨意門嗎?」

     

    手微微移動光線落在隨意門之下

    對不起 志明

    是一組屬於他那種充滿圓滑弧度沒有菱角的字跡

     

     

    她連忙從床下退出

     

    眼前目光所及的便是同時是書桌和梳妝桌的桌子右邊擺放著的一系列漫畫模型.

    其中他叮囑不可亂碰的限量版叮噹玩偶便是志明送他的結婚禮物

     

     

    要遲到了。」

    他從後搭著她的肩又看了看被拖出來的單車

    怎麼亂動我的東西?」

     

    她立即把手機手起放進衣服裡然後指向床下

    我的耳環掉進去了幫我拾出來好嗎?」

     

    他默默地將單車放好耳環而已吧掉進去那麼髒你還會要嗎?」

     

    她站起來看著他的背影:「只要是我喜歡的再髒的東西也會要。」

     

     

     

    ()

     

     

     

    www.facebook.com/csfling

    www.weibo.com/csfling

     

     

About the Author

Who recommen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