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07 January 2013

  • 大家都愛做偵探。

     

    還是只有我是這樣?
    愛上一個人,就巴不得用任何渠道,
    去窺視那個人的一切-
    一切的渠道,並不包括親口詢問。

    科技這種東西,很多人說限制人的溝通。
    我卻覺得,有些長壽的公開資料不滅,
    再加上互聯網令人貪新忘舊得不記得去毀屍滅跡,
    它啊,卻是獲得一個人立體那一面的最佳方法。

     

    「我的過去、未來,視線所及,全都是你的假想敵。」
    《倔強愛情的勝利》陳綺貞

    這就是我,還有好奇心跟我一樣王盛的你,對吧?

    不只是好奇,勢利一點看,
    窺探一個人的過去不只是窺探事件,
    他的行文、他的喜好、他的生活、他的埋怨,
    這些實在是比雞精速讀班更快地了解一個人的良方。

    而了解之後啊,你要說甚麼話,
    要援引甚麼他也知道並了解的人和事,
    一起面對某件事的時候,要用甚麼立場態度-

    彷彿手上就拿著一本寫了他名字的通勝。

     

    不過當然也不免要掃過他那些過去的戀曲,
    而且那些由「現在」所組成的印象,
    再也沒有辦法在你眼前單純地呈現-
    你或者會不停地覺得他心口不一,
    這種不自然絕對不會是一件好事。

    再危險一點的就是,當你為那些過去真實的事,
    又或者是闡述那些時空的文字而入迷,
    你會開始不明白,你愛的究竟是眼前的這個人,
    還是字裡面的那一個。

    至少,入迷的程度一定會加強。

     

    總之想太多和太好奇,就是麻煩啦。

Who recommended?